2021-08-03 16:29:26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在南非世界杯的前一年,從2009年夏天到2010年夏天,伊涅斯塔經歷了他一生中最糟糕的時刻之一。原因是什么?他的好朋友達尼·哈爾克的死以及他遭受的一系列傷病影響。這位足球運動員坦言:“漸漸地,你會覺得不再是自己,你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會覺得周圍的人好像太多了。你沒有了感情,沒有了激情?!?/span>

參考消息網8月3日報道 據西班牙《日報》網站7月27日報道,美國體操運動員西蒙·拜爾斯是最新一位在經歷了焦慮之后不得不放棄比賽的著名運動員,至少目前是這樣。這位本應成為東京奧運會大明星的體操名將解釋說,因為“頭腦中的惡魔”作祟,她不得不放棄比賽。但是,正如一些媒體所說的那樣,拜爾斯是被心理壓力擊垮的知名運動員名單上的最新一個。

西蒙·拜爾斯

在女子體操團體賽決賽中,這位24歲的運動員只參加了第一個項目跳馬。隨后,她退出了后面幾個項目的比賽。她的跳馬成績令人失望,得分是她奧運生涯中最低之一。她承認這影響了她的心理狀態。“跳馬結束后,我不想繼續比賽了,”拜爾斯強忍著淚水說,“我們下一步將看看周四會發生什么。我正在努力為下一個項目重新調整狀態。”不久,她向媒體發表了一些令人擔憂的言論:“在我踏入場地后,我感到很孤獨,要與頭腦中的惡魔戰斗。我不得不做出對自己有益的選擇,關注我的心理健康,而不是給自己造成損害。”

一年前,拜爾斯承認自己受到了前美國體操隊隊醫納薩爾的“性侵”。“我非常消沉。我每天睡很長時間,因為對我來說,這是最接近死亡而又不會傷害我的事情。這是逃離我所有的胡思亂想,逃離世界,逃離正在發生的一切的做法。”她解釋道。

雷文·桑德斯

美國女子鉛球運動員雷文·桑德斯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獲得了第五名,那是她第一次參加奧運會。結束里約奧運會的征戰后,她的狀態一落千丈。“那種感覺就像沒有人能真正理解你所經歷的痛苦和挑戰,”桑德斯今年5月在出征東京奧運會之前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說,“我的感覺越來越糟,越來越糟,直到一切都失去了控制……我記得自己早上會發呆,知道自己有事情要做,但又沒有真正的動力去做。”這就是為什么在前往東京之前,她想“消除心理健康狀態的陰影”,并幫助像她一樣陷入抑郁和焦慮惡性循環的其他人。

得益于密西西比大學的幫助,她在2018年初接受了治療。她非常感激通過接受心理治療獲得的支持。她說:“有人能幫助你承受所有的重壓,這真是太好了,你不必再一個人扛著。”

安德烈斯·伊涅斯塔

在南非世界杯的前一年,從2009年夏天到2010年夏天,伊涅斯塔經歷了他一生中最糟糕的時刻之一。原因是什么?他的好朋友達尼·哈爾克的死以及他遭受的一系列傷病影響。這位足球運動員坦言:“漸漸地,你會覺得不再是自己,你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會覺得周圍的人好像太多了。你沒有了感情,沒有了激情。”

但他很幸運能意識到并主動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我內心感到空虛。我度過了一段非常艱難的時期。但多虧了心理專家們,我才能夠走出困境。”他說,“雖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我很高興能夠經歷那種困境并最終擺脫它,因為我認為這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亞歷克斯·阿夫里內斯

“幾個月前,你(籃球)開始讓我感到害怕。我甚至不敢看你一眼。我甚至開始恨你。”西班牙籃球運動員亞歷克斯·阿夫里內斯在他的推特賬號上發布的一段視頻中說道。他承認有一段時間,每次走近籃球場時都會感到壓力和焦慮,這迫使他向專業人士尋求幫助。“我只是想逃離你和你周圍的一切……這就是為什么我要向親友尋求幫助。我還求助于最好的專業人士,以重新獲得我們在一起時的幸福感。我想為我們的友誼而戰,一起重拾笑容。這并不容易。很多次我都想認輸……但沒有人或事能像你一樣深深吸引我。所以,我鼓起勇氣結束這場噩夢。而我已經成功了。我恢復了笑容,渴望見到你并一起度過一個小時和1000個小時。親愛的籃球。我回來了。”

阿夫里內斯的噩夢始于2018年12月,當時NBA俄克拉何馬雷霆隊將他列入板凳球員名單,而沒有給出任何解釋。這一情況令人驚訝,因為這位西班牙國手(隨隊獲得過里約奧運會銅牌)此前一直在雷霆隊輪換陣容中擁有穩定位置,是當家球星拉塞爾·威斯布魯克的得力幫手。“我不知道我遭遇了什么事情,”阿夫里內斯說,“我一下子失去了希望和比賽的欲望。”多虧了心理專家的幫助,他才找回了狀態。

拉法·穆尼奧斯

這位西班牙游泳的希望之星在20歲時并沒有做好早早成名的準備。那一年,他打破了男子50米蝶泳的世界紀錄,但隨后在職業生涯的巔峰期患上了抑郁癥,并兩次試圖自殺。“沒有人告訴我要為成功或退出做好準備。”拉法·穆尼奧斯在五個月的抑郁癥期間體重增加了很多,直到超過了100公斤。“我喝了五個月的酒,但沒有找回自我。我兩次試圖自殺。我不得不把自己交給心理專家。我敞開了心扉,戰勝了抑郁。當你走出來時,你會感到非常自豪。”他在2016年底說。

邁克爾·菲爾普斯

這位史上獲得奧運金牌最多的游泳選手坦言,“2014年也曾有過不想活的時候”。“我是一個在奧運會后至少經歷了三四次嚴重抑郁的人,我曾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險之中。”他說,自己成功的關鍵是在別人不看好的時候不要放棄。2016年退役后,他在巴西的一次會議上解釋說:“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很多人曾質疑我在做的事情,這正是激勵我的東西。當我回首往事時,我看到了我努力實現的一個個目標,這使我的成功成為可能。”

菲爾普斯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后告別了他的運動生涯。這位運動員在今年1月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坦言,自己曾經陷入嚴重的抑郁,幾乎跌入深淵,“我不想再游泳了,我甚至不想再活下去……然后我想到了自殺。”他提到了戰勝抑郁的鑰匙:“我努力與他人交流。這非常重要。因為這樣我就能知道自己何時會進入自我封閉狀態。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妻子。她是我的一切,每天都在幫助我。”他后來求助于心理專家。他說,為了擺脫反復發作的抑郁癥,這一點很重要。

大坂直美

當時世界排名第二的大坂直美因壓力和焦慮導致的抑郁癥,退出了今年的法網比賽。她通過一份聲明公開了這一決定,因為她不愿面對媒體。“我不打算在法網期間召開新聞發布會。我曾多次想過,人們并沒有關注過我們的心理健康。我看到過很多運動員在輸掉比賽后在新聞發布會上崩潰的視頻,這種事也曾發生在我身上。”

她承認自2018年以來一直在與抑郁癥進行抗爭:“我不想輕視心理健康這個問題。事實是,自2018年美網以來,我一直遭受著長期抑郁癥的折磨。任何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內向的人,任何在比賽場地中見過我的人都會注意到我會戴著耳機來平息我的社交焦慮。我不是一個善于公開講話的人,在與媒體交流前,我總是會感到焦慮。我會變得非常緊張,試圖給出最好的答復。在巴黎,我感到脆弱和焦慮,我認為最好的自我保護是避免出席新聞發布會。”

里基·盧比奧

2019年11月,這位西班牙籃球運動員在《球員論壇》上發表了一封令人心碎的公開信。在信中,他講述了自己在母親因癌癥去世后經歷的痛苦時期,以及這一巨大的損失對他個人生活和職業生涯產生了怎樣的影響。他坦言在2015-2016賽季的最后幾周陷入了非常困難的境地,當時他在NBA明尼蘇達森林狼隊效力,而母親在西班牙的健康狀況卻在一天天惡化。“距離賽季結束還有兩個月。我在球場上做了我該做的事情。但這很困難。我一直想著我的母親。幾周后,她去世了。當你所愛的人去世時,就像有一團迷霧籠罩著你。我就是這樣。我感覺毫無方向……她死后的第一個賽季,我時常在醒來后想給她打電話。這讓我摔壞了我的手機。但我無法刪掉她的電話號碼。我甚至有時會給母親的號碼發短信?,F在,我仍會這樣做。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快瘋了,就像在自言自語。我會對很多事情發脾氣,包括籃球。我經歷了抑郁癥。”在經歷了這種創傷后,對籃球的熱愛最終幫助盧比奧走出了困境。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